距离我们再次相遇,也不过距离国小毕业的短短3年後、1096天、26304小时。

    时间一瞬间就过去了,现在的我从国小那有勇无谋、及其未开化的野蛮行为毕业,转而升到了青涩的国中升高中生。

    我的身高也从矮矮胖胖不到155,默默cH0U高了将近175左右的身高了。

    在这之中,我并没有想起她任何一点身影,毕竟国中的学业基本都是在一次次的急促的考试下度过的,另外主要是说,我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她这类型的人。

    她就是那麽的独特。

    国中毕业的暑假还是那个炎炎夏日,适合待在冷气房的好日子,我已经不是那个要吵着跟父母亲一起睡的小伙子了。

    现在我正待在我的房间里面愉快享受大考过後的悠闲时光,我一边吹着冷气一边滑着手机的社群软T,无聊的刷着贴文。

    社群的好处就是看一堆各式各样的朋友赞颂着他们现有的青春与生活,一堆朋友趁着这时候与父母一起出国玩、出去旅游出现在我的眼里让我有点羡慕不已。

    滑着滑着,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居然是她?!

    只见建议朋友中有胡梓书这三个大字当作她个人帐户的名称,她的头像是与她的好友一起的相片,我忍不住觉得她有点笨。

    万一有人乱搭讪她怎办?

    事实证明我是多余的担心,因为她的帐号是私人帐号,必须经由她的认可才能加她的好友。

    反而怎麽看都是我的帐号是奇怪的帐号,用英文名字当作我的帐号名,而大头贴则是一只奇怪狐狸当作我的大头贴。

    怎麽看,我随意加她,她也不会通过吧?

    总之,我看着加好友的画面看了好久。

    算了,不管了啦!

    我心中有点忐忑的按下了加好友的按钮,按完後又暗自後悔着不该那麽冲动的把加好友的页面滑开,继续滑着我的手机。

    就这样,这件事又过了好几天後,有一则讯息显示在通知里面。

    对方同意你的追踪。

    我敢发誓,我当下吓到把介面滑掉,然後像只鹅愣在那边。

    直到她发了一则讯息。

    :戳好友,是颢平吧?

    简短一句,表示了她确实是那个我认识的胡梓书外,她也知道了这个帐号是我本人,这时我是惊吓大过於惊喜。

    因为我以为她忘记我的英文名,HarrisWu,是我的帐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