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飞歌文学网>历史穿越>阴蒂调教所 > L身坐假的娇子,跨火盆让阴蒂被烤透,拜大作门槛踩BN
    京都的闻家作为三朝臣子,可谓每一代都是皇帝的心腹重臣。

    闻惊风,闻家大房嫡长公子,为人风流,四处留情,引得不少姑娘与双儿都为之疯狂。偏生还有副好容貌。

    但看着风流多情的闻惊风却有一个早年一见倾心的小竹马,为了娶他,多年来一直抗拒读圣贤书入朝堂的闻惊风居然参加了科举,并一举夺魁,成为风光无限的状元郎。

    皇帝有心栽培,不要提他老爹还是当朝首辅。官途一路畅通,官至三品兵部侍郎。可谓是一时间的热门人物。

    而这样前途无限的闻惊风居然娶了温家那个破落户的双儿为正妻,着实令人遗憾。

    不过高门世家的门可不是这么好进的,也有不少双儿和娘子期许温如许受不住规矩,被退回来。好让他们有机会进闻家的门。

    “那就是阿兄的妻子吗,奶子倒是够大的,就是这阴蒂…”

    “怕是有苦头吃了。”

    “不过这骚逼也够骚的,温家到这不过几里地就流了这么多…啧啧不愧是天生的婊子。”

    轿夫抬着闻家大房嫡长子心心念念的新娘子,温如许双手被反捆在身后,坐在高高的木椅上,按照闻惊风尺寸定做的两根假阳具插在湿润的骚逼与皮眼里。

    随着唢呐响起,媒婆指挥着队伍前行,娇子极其不安稳的颠簸着,木制的假阳具不断抵着这个骚货母狗的敏感点捣弄,俩只雪白的大奶子也随之晃荡。

    闻惊风站在门边,看着远处红色的身影,新娘子只盖着一个红头盖,浑身赤裸,粉色的奶头一晃一晃的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咕啾咕啾,等下人将新娘子背下来时,假阳具已经被淫水浸湿,甚至遗留下白色的泡沫。可见起淫水泛滥的程度。

    按照规矩,新娘子要跨过火盆洗清晦气才能入门。

    于是一盆燃烧着煤炭的金盆就搁置在门前,众目睽睽下,要见证新娘子入闻家的门,成为闻家的儿媳。

    闻惊风安抚似牵起温如许的手,俩个仆人一左一右抬起性奴子的腿,嬷嬷则拿出俩个金质蝴蝶夹,夹住阴唇使它分开,好让那朵娇嫩无比的红色花蕊露出,对准灼烧着的火盆,娇小的蒂珠与逼肉被反复炙烤。

    被灼烧着如针刺一样细密的疼痛袭击温如许,他晃动着小腿,下人差些抱不住他的大腿,让那火舌往上,直接窜上来烤起那粒肉蒂。

    “阿,呜好烫…要烫死了,骚逼母狗的骚逼要被蒸熟了阿!!!”

    奶子胡乱甩着,温如许昂首尖叫着晃头,猩红的长舌探出唇瓣,涎水顺着唇角淌下来,扭着屁股试图躲闪的模样看起来淫靡至极。

    “噗,爹爹你快看,那个骚货挺着骚逼被火烤,好好笑啊。”

    “双儿都是这样的,淫荡又下贱。被火烤着,还喷淫水。呸。”

    是的,那被炭火炙烤的骚逼虽然左右躲闪,却难掩贪婪本性,收缩着喷出半米高的淫水,直接将那火焰熄灭。

    不过很快嬷嬷又丢进几张黄纸,将那炭火点燃。

    这一次,他没办法用淫水将火焰熄灭了。小小的蒂珠被反复烤到紫红色,红肿充血,像是一颗肥大成熟的果实,在骚逼间左右甩动着。

    稚嫩的白逼也被烫到像是馒头一样肿起,被彻底烫到淫水飞溅不出才被允许放下,被闻惊风扶着跨过门槛。

    新娘子进入大堂,该是拜堂的阶段。